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农村教育迈向教育现代化的足迹!

记录教育见闻-评论教育得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尤明楚,教管本科,小教高级职称。系永嘉县第八届人大代表,曾获省、市、县各类先进10多次。曾兼任《中国基础教育论文大典》、《全国中小学校长治学名言大典》特邀编辑,兼任《学校管理通论》、《现代教育文集》编委,《蓓蕾》系列丛书副主编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转载]语文老教材重印热销 老教材"好"新教材"僵"(图)  

2010-11-25 12:22:26|  分类: 新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永嘉桥头新华书店已有订数,近日将可出售——联系地点:桥头镇桥兴路87号,镇政府大门斜对面,阳光学校楼下。电话:0577-67482347

[转载]语文老教材重印热销 老教材好新教材僵(图) - 人文教育 - 见证农村教育发展!

    “先生,早。”    “小朋友,早。”
    两句话,七个字,就是一本最近被拂开积尘重印后,热卖至脱销的一本语文老教材——1932年版的《开明国语课本》第一册第一课的全部文字了。
    《开明国语课本》由一代大家叶圣陶先生编写课本文字,丰子恺还为每一篇课文精心绘制了插图。教材活泼隽趣,贴近儿童口语,在当时同类教科书中也是很新颖的做法。  
    最近在各大书店里,这本书的重印本都卖断市了,连出版社都说没货,不仅时下的儿童,爸爸妈妈们也对它爱不释手。
    像一粒金子被擦拭后重新闪光,一套老教材到底有什么吸引力?相比之下我们如今的教材究竟“僵”在哪儿?  
    70年前的语文教材,大师亲自编
    为什么把上述两句话放在第一册的开头?叶圣陶曾诠释说,“开学那天,小学一年级的孩子是头一回跨进学校,觉得什么都既新鲜又陌生。见到老师,他们上前去鞠躬问好,老师微笑着欢迎他们。等到上课了,翻开课本一看,刚才温馨的一刹那原来已经写在课本里了!老师此时如果善于启发,定能使孩子感到学习的快活,逐渐养成观察和思考的好习惯。” 
    像这样教孩子如何做人的课文,在课本里不胜枚举。如第45课讲了鲁滨逊漂流的生活,第46课还不忘告诉孩子们:“鲁滨逊的精神和行为虽然令人敬佩,但更可称赞的,却是人类的合群生活。”
    《开明国语课本》,选文独多自然与人、花鸟鱼虫、乃至猫猫狗狗的题材。《田里的麦熟了》、《一箩麦》、《我被缚住了》……几乎构成了一组儿童田园诗,符合1929年《国语课程标准纲要》制定的“选文要蕴涵文学趣味”的要求,“因为少年时期的学生,正是心性活动的时候,读有兴趣的文章,方足以引人入胜。”这套教材在1949年前共印了40余版次。  
    今天的语文课本,充满人造味儿  
    老课本重印是件好事,它可以和现在的课本作个比对。当下语文教材的民间批判人士、杭城语文老师郭初阳认为,民国时代是中国教育发展得最好的时代之一。这本教材,体现了民国时代教育的基本水平。
    郭初阳是民间自发的教育学术研究团队“第一线教育研究小组”的核心成员。他说,就拿这本《开明国语课本》来讲,它所体现出来的教育者的眼光和见识,是后无来者的。这本教材的内容富有童心,它给孩子提供了发散性思考的空间。这里的文章,全部都是原创的,真实性趣味性兼备,符合人性,带着真正的爱在做教育。但我们现在的教材恰恰相反,这是一个以主流意识为标杆的灌输式教育体系,课文充满了人造味儿。这种只需要往脑袋里倒进去的内容,便不需要学生思考。而不需要思考的课本,哪能培养出有独立思路的孩子?
    郭初阳认为,目前的教育、教材体系落后,甚至不及从前。因此重印民国教材,有它重要的价值。
    语文教学,要让孩子学会审美    
    记者采访杭城多位语文特级教师,在他们看来,时下语文教材中有一些问题,或者在某些方面有不足,是正常的,因为教材每年都在不断修正。
    一位在职语文特级教师说,教材都是有时代特征的,不同的时代背景会有不同的教材。“不能说什么时候的教材好,我更不认为现在的教材有很多问题,但发现问题进行修正,教材会更完善。”
    另一位语文特级教师说:“对一个老师来说,教材是载体,教得怎么样,才体现老师的本事。”
    “语文教学的终极目标,是促进人的发展,通过语文教学让学生学会审美,了解这个社会和世界这么美,达到精神上的享受,从而提高审美情趣。”
    “叶圣陶、丰子恺都是一代大家,现在我们难以想象大作家大画家来屈身编写‘先生,早’、‘小朋友,早’。”但他们肯定不觉得大材小用,因为他们知道,这些看来最浅近最简单的文字,才是最重要的文章。
    假大空的文章要拿掉
    ——专访叶圣陶的孙子叶兆言
    叶圣陶的孙子叶兆言昨晚接受本报记者采访,叶兆言认为,读到好文章是一种很幸福的事情。“祖父编的教材,我翻看过,觉得非常好玩。”
    叶兆言说,语文教材里的课文,主要是配合阶段性学习的,到了学习散文的阶段了,就要选择好一点的散文、适合学生的文章。选什么样的文章,跟是不是大家没关系,文章是为了更多地提供语文老师讲课的内容。
    语文教材,尤其是小学生的课文,首先选择的是内容,不是指思想内容,而是语文内容,抒情的、记叙,是为学生学习服务的。读什么样的文章,不能过多地强调作者的地位,这是不对的,因为这不是在搞排行榜。过时的文章,可以淘汰掉,假大空的文章,也要拿掉。
    “我读书时,正好文革十年,那时候的教材,假大空的多,还不如清朝时的教材。”叶兆言说,那个时候让他对语文还有一点怀念的,只有古文和诗歌了,因为这些没有那么多政治性的东西。
    叶兆言说,他很羡慕女儿,“她读书时,是上世纪90年代的教材,好文章很多,比如古典诗歌,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。”  

    《开明国语课本》课文摘录

    柳条长

    柳条长,桃花开,蝴蝶都飞来。菜花黄,菜花香,蝴蝶飞过墙。飞飞飞,看不见,蝴蝶飞上天。

    小房子

    妹妹搭了八九所小房子,指着说:“那边是田,这边是房子。白天,我们到田里去种田。晚上,我们回到屋子里睡觉。”

    妹妹哭了

    小狗过来,把八九所小房子冲塌。妹妹哭了。

    妈妈说:“哭什么呢?小狗冲塌你的小房子,你不会再搭起来吗?”

    再搭起来

    妹妹再搭起小房子来,又把十多枝柳条插在小房子前面。

    她拍着手说:“比以前更好了。我们种田回来,可以在柳树下坐坐。”    

    小猫姓什么

    “小猫姓什么,你知道吗?”“小猫姓小。”“怎么知道他姓小?”“大家叫他小白小白,他不是姓小吗?”“不对,不对。小白两个字是他的名字。”“那么他姓什么?”“我也不知道。”    

    泉水和小草

    泉水从山上下来。小草问:“你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泉水说:“我到地上去。”小草说:“请你停一停。我和你一同玩。”泉水说:“这里我停不住脚。再会吧。”

    泉水和河水

    泉水到了河里,许多朋友欢迎他。

    太阳光拍拍他的背。白鹅到河里看他。小鱼和他一同玩。又有不少的花草,都对他点头。

    泉水说:“这里好朋友很多。我在这里住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十只猪过桥  

    十只猪过桥,母猪在前面,小猪跟在后面。过了桥,母猪回过身来,指着小猪说:“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我们共有十只,怎么少了一只呢?”

    绿衣邮差上门来

    薄薄几张纸,纸上许多黑蚂蚁。蚂蚁不做声,事事说得清。

    请问尊姓

    永儿的爸爸对永儿说:“如果有客人来,先要问他尊姓。”明天,对门的徐先生来看永儿的爸爸,永儿说:“徐先生,请问尊姓?”

    小学课本“念旧”呼唤教育价值回归

    洪信良 本报特约评论员

    由叶圣陶编写,丰子恺手写课文文字并配插图,在1932年出版的《开明国语课本》,今年的重印本卖断市了,连出版社都断货了。同期重印的老课本系列也在网上收获一片好评。

    叶圣陶先生是教育家,我一直听别人这样说,却从来不知人们为什么这样说,看了一半由他亲手创作、一半由他再创作编写的初小课文,我终于明白了他是真正的人民教育家,是一个用自己的爱与智慧浸润儿童心灵的教育大师。

    在叶圣陶和丰子恺先生合作完成的国语课本里,真正体现了现在语文教学新课标所追求的“人文性与工具性”的统一,真正体现了教育最根本的价值追求:培养孩子真善美的情操与素养。反观我们现在通行的一些小学教材,往往少了些“润物细无声”的社会真、人性善、自然美的熏陶,多了些“贴标签”式的灌输,少了些合乎孩子纯真天性的意趣,多了些成人世界功利色彩的教条。

    就拿培养“善”的品质来说,善具体表现为爱,比如“爱国”是善,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教育学生爱国,但在小孩子眼里,爱国常常是抽象的不可捉摸的,而爱父母爱老师爱同伴爱春柳爱蝴蝶才是具体可感的。《开明国语课本》的开篇第一课只有两行手写体的字,一行是“先生早!”,一行是“小朋友早!”。开学第一天,小朋友见老师鞠躬问好,老师微笑欢迎,等上课打开书,分别是孩子口吻与老师口吻的两句问候语,真是再贴切不过的情景教学了,再看看书上大画家丰子恺画的校园一角,美人蕉叶绿花红正当秋令,一切都是那么亲切、美好、自然,让孩子尊敬老师、长辈的“人文”教育与教会孩子语言文字的“工具”教育,就在这么融洽和谐的氛围中轻松达成了。

    再说“真”的品质的培养。所谓“真”,陶行知先生一言以蔽之:“千教万教,教人求真;千学万学,学做真人。”教育孩子求真知办真事说真话做真人,这是小学课本所应追求的。但前段时间就有浙江民间教育团队指摘小学教材中种种的“假”,比如教材中母亲的形象普遍不健康,“要么苦大仇深,要么道德完美如同圣女,却很少见到有血有肉的真实的生活中的母亲”。还有人举出一篇《看浪花》的课文,说的是三个孩子看到浪花,一个孩子说要让海水变淡水浇庄稼,另一个说想到海底去打猎,还有一个说想到海底去采矿。连他们的想象都被虚伪地拔高了。这样的课文,在《开明国语课本》里是一篇也找不到的。就算要教会孩子认识社会,也是这样引导的:“爸爸在园里种菜,弟弟问:‘为什么不种花?’爸爸说:‘先种菜,后种花。’”以这样的形象引导孩子认知“生存”,哪个孩子会不心领神会呢?

    对国语课本的怀旧,其实是家长们对教育回归本真价值的呼唤与期待。面对教师、家长对现行小学教材儿童视角缺失、缺少童趣、缺乏求真精神等等指摘,教材编写者真得静下心来,好好学学那些老课本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0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